•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岁月留下的红色诗篇

2019/06/12 07:47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6024

吴宗义兄妹(左一、左二)来到瓯海石榜山将军岩交通站旧址“探亲”。
位于石榜山将军岩1号的红色交通站旧址。

5月15日,温州日报《文化周刊》人文版刊登了《藏在深山里的革命摇篮》一文。一石击浪,纸山的革命历史再一次激起吴宗义兄妹心中那股红色情愫,他们准备再访父亲吴荣膺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再看望当年与父亲出生入死的老区群众。于是,通过温州新四军研究会的吴华,他们联系上了文章作者林志文。

在泽雅镇镇政府和瓯海党史研究室的安排下,近日,吴宗义、吴小秋兄妹踏上了重访老区之路。

红色经历

吴宗义的父亲吴荣膺(1911-1990)是永嘉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至1940年跟随刘英秘密进入温州开展地下革命斗争,是浙南游击纵队的骨干之一,温州和平解放前夕曾担任中共泽西区区委书记。

上世纪四十年代,作为永嘉中心县委、浙南特委、浙江省委机关交通员,他经常活跃在泽雅纸山一带,以“买羊客”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因为吴荣膺会闽南话,又会温州话,对浙南山区的路径了如指掌,做起群众工作得心应手。恢复发展当地党组织,健全地下交通站,为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作前期工作,为游击队筹集粮食,为来来往往的特委、省委领导安排住宿和行进线路以及保安工作等等,他都做得非常出色。

年近九秩的老区交通员胡金妙说:“大概是1947至48年这段时间,吴荣膺有8个月都在我们泽雅一带工作,就睡在我家的谷仓里,白天隐蔽,晚上出来活动。”1948年春,吴荣膺联络了几位在1947年就已经秘密入党的党员,在周岙岩坦头周林仁家成立了周岙党支部,该党支部的第一任党支书就是周林仁的父亲周阿木。星火燎原,周岙地区的革命工作,在浙南特委的领导下有步骤、有计划地展开,18个相继成立的地下交通站,为浙南游击纵队进驻周岙助力,为温州和平解放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1949年4月底是温州和平解放的理想将要变为现实的时段,驻扎在深山密林中的浙南游击纵队从石榜山将军岩一带移师到驮坦,瑞安、乐清、永嘉的一千多人的游击队也挺进到周岙,在这里集训,等待温州和平解放的进军令。今年已94岁的周享浦老人说:“当年我是个小伙子,吴荣膺派我送信到周岙下村文龙家,让周岙民兵筹集粮食,连夜捣米,给驻扎在这里部队解决吃饭问题,我们在水碓房里捣米,整整捣了一夜。部队的服装在石垟村制作,完工后也送到驮坦。”

温州和平解放没有放枪放炮,却有无数革命者为此伟大的壮举出生入死、前赴后继,不辞劳苦做了许许多多幕后工作。吴荣膺除了在周岙发动群众为温州和平解放出力捐物以外,他还是温州和平解放时国共双方谈判的牵线人。在温州城和平解放纪实《景德寺钟声》一文中,如是介绍吴荣膺:吴荣膺与张千里(国民党退役中将、共产党民主建国主张的赞成者)、陈达人一起,架起了曾绍文与叶芳之间的联系通道。1949年4月12日,吴荣膺与陈易(陈达人儿子)陪同叶芳的代表卓力文与浙南游击纵队代表曾绍文、吴文达、廖义融举行秘密会晤。1949年5月1日举行正式谈判,吴荣膺与陈易一起陪同叶芳的代表卓力文、王思本、金天然、吴绍征上山,至预定的谈判地点景德寺,为谈判的顺利进行和温州和平解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红色情义

5月20日,因为吴宗义、吴小秋兄妹来革命老区探访,瓯海党史研究室和泽雅镇镇政府特地在周岙村文化礼堂召开纪念吴荣膺座谈会,四个老区交通站老交通员吴银桃、胡金妙、周林仁、周亨浦也被邀请来参加座谈会。谈话间,胡金妙老人拿出一张老照片,照片背面写着宗斌、宗义、玉凤的名字。原来老人珍藏的是2008年吴家兄弟姐妹来石榜山将军岩老交通站“探亲”时的留影。那年,在北京工作的吴宗义,在厦门工作的吴玉凤和在温州工作的宗斌、宗渔、小秋相约重访老区,因为在那里有许多让父亲牵挂的人。

如今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仍然让他们牵挂,所以他们决定去周岙访问这些“亲人”。

他们坐车到了周岙后,翻山越岭来到驮坦、石榜山、马鞍岩看望老乡。

吴宗义说:我这次已经是第四次到泽雅老区探访,我是知青,1965年在我要去黑龙江支边之前,我父亲也带着我到过石榜山、驮坦、岩门等地方看望老同志。一路上,老听到一句话:“阿膺带儿子来看我们了!”

在《纸山》一书中,作者潘宝旺有篇回忆文章如是叙述当年吴荣膺带儿子来上潘村的情景:整个上潘村顿时沸腾起来,有老党员、村干部、左邻右舍、男女老少,他们惊喜地来看望阿膺同志。吴伯伯高兴地与来人一一招呼。晚间,我家道坦下坐满了人,有乡干部、村干部、老党员、左邻右舍。他们欢聚一起,畅谈着阔别多年的想念之情。吴伯伯说:“纸山解放后有很大的变化,但是纸山还存在着许多实际困难问题,所以特地来看望,请大家多谈谈。”吴伯伯叫老陈同志一一记录,把纸山情况带到市里去向市委汇报。当时吴荣膺同志担任温州市贫下中农协会主任,这次是应市里对革命老区进行“访贫问苦”来到纸山的。第二天早饭后,吴荣膺同志还把钞票与粮票,硬塞给我母亲。当时国家粮食困难,居民购粮吃饭全凭粮票。

当年,打击反动势力,发展革命组织,吴荣膺在纸山一带的革命影响力让反动派胆战心惊,他们悬赏2000大洋抓捕吴荣膺。一次被敌人包围,当地革命群众姚宝昌带着吴荣膺转移到高山的一块沼泽地,因为沼泽地全是茅草,不熟悉地形的国民党兵怎么也想不到老乡会将吴荣膺藏到这里。吴荣膺躲在沼泽地的茅草丛中三天,雨淋泥浸,又饿又冷,昏死过去。敌人搜寻了三天,找不到人,才撤兵。当姚宝昌带着儿子到沼泽地时,怎么呼叫也没有人答应。后来,在泥泽中发现昏迷的吴荣膺,父子俩轮流背,把吴荣膺背到家,在姚宝昌家人的关照调养下,吴荣膺才恢复了体力。

一次,吴荣膺受命将一封密信送到青田,路上受到国民党兵追击,他跳下溪坑,游水逃生。上岸时,手臂被岩石撞伤,脱臼。他连夜找到安乐溪的林阿松家。是林阿松把他脱臼的手臂复位,把断骨接上。忍着剧痛,吴荣膺又继续上路,把信送到目的地,及时完成地下党交给的任务。

吴小秋回忆:“我父亲有段时间把我大姐、大哥也带到老区,我姐姐、哥哥就住在地下交通站的老乡家。他们见‘阿膺’的儿女来,很欢喜,总是拿出家里最好吃的东西招待小客人。我妈妈说:纸山老乡生活也很苦,鸡蛋自己舍不得吃,给我哥哥姐姐吃,有时从鸡窝里拿出鸡蛋都还热乎乎的。所以,我妈妈告诫我们子女:老区来的群众,比亲人还亲,你们要把他们当自家人招待,不能马虎!”

在马鞍岩,参观了1938年由红军挺进师政委刘英建立交通站后,一行人又前往石榜山将军岩。将军岩交通站的房屋主人就是老交通员林国民,听说宗义兄妹今天要来看望他,老人家早就泡好了茶水。当他得知宗义、小秋的大哥宗斌已经过世时,老人嚎啕大哭。他说:宗斌与我就像亲兄弟,那年你父亲带宗斌到我们家,我们俩年龄相仿,天天在一起玩耍。游击队领导在楼上开会,让我们俩在屋前空坦放哨,有什么陌生人来,就赶紧发信号……

红色传承

“从1938年开始,我父亲作为浙南特委、浙江省委的地下交通员,一直在纸山的深山密林中做地下党工作。泽雅山区水田少,山林资源丰富,这里家家做纸,户户养羊,我父亲以‘买羊客’身份作掩护,在这里出色完成了党组织交给他的任务。当时,老区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我父亲,支持我父亲开展工作,我很感激他们。”在周岙村座谈会上,吴宗义如是说。

关心与父亲并肩战斗过的交通员和他们的后人,关心老区的乡村建设,对老区的这份牵挂一直是吴家兄弟姐妹挥之不去的情结。凡是家乡有追思革命先辈事迹的活动,有红色线路的寻访,他们都会挤出时间来参加。他们认为这是革命后代的责任,重温先辈斗争历程,缅怀先辈革命事迹,传承先辈革命精神义不容辞,理所当然。

吴小秋说:“我们兄妹热心地投入这些活动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我们的后辈知道爷爷、奶奶和他们的战友们,曾经为我们共和国的成立,为家乡的和平解放付出很多,要让他们知恩不忘,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继承先辈的革命遗志——红心永不改。”

瓯海区党史研究室主任洪凯感言:红色资源中的“人、物、事”,作为红色革命精神的物态载体,是我们保留红色记忆宝贵的历史资料,是我们不断获取力量的不朽的精神支柱与力量源泉。革命先辈们的理想信念、爱国情怀、革命精神和道德诉求,与时俱进地开发、传播红色革命精神有助于我们了解红色岁月。保留红色记忆,不仅能够为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生动的历史教材,而且能够在社会上树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增强教育的感染力和说服力。

施菲菲 文/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